Wednesday, March 16, 2016

衛理公會歷史文物館 增添劉家洙大宅模型 big wooden house by the Rajang River in 1924

福州墾場僑長劉家僑接近百年前建造的巨型大宅,其模型也是建造得非常細緻,盡量模仿原貌設計而成.
 劉家洙大廈當年建成時所拍下的歷史性圖片.
劉家洙模型大宅工匠許開遠(左),將完成的模型屋移交予衛理公會歷史文獻部主席劉會達牧師接領時,與蘇慈安牧師,師母,劉邦訓伉儷,衛理公會文字事業部幹事黃孟禮,以及衛理公會泗里街教區歷史文獻執行會訪員等同合影.
遠道而來的泗里街衛理公會歷史文獻執行會一行訪員,在許開遠的解說下,參觀衛理歷史文物展覽館之影.
劉家洙大宅邊側景觀.
劉家洙公子,88歲劉邦訓老校長,講述當年他在這間拉讓江巨宅出生和生活情況,感觸良多.

a big mansion, built by the then Foochow leader Lau Kah Tii, situated by the bank of Rajang River in 1924, was one of the biggest house during the time.
the house was meant for his family members, and those first comers of the Foochow migrants, who have yet any where to go, nor any place to stay.

衛理公會泗里街教區歷史文獻執行會一行人,於2016年3月12日抵訪參觀之時,也是衛理歷史文物館接領了一座巨型模型---福州人墾場僑長劉家洙當年座落在拉讓江畔的巨大住宅模型.
這座於1924年建造的大宅,屋身長96呎,闊48呎,高達40呎的木屋,可以說是當年座落在拉讓江畔,今日西岸鄉區的一間最巨型民宅.由於它的建築宏偉,手工的精細,令這座屋子成為獨一無二的巨型民宅.
除了建築之宏偉,它的存在,實際上不僅僅是提供僑長劉家洙一家人的屋所,它還兼具了為當年初臨拉讓江,以福州人為主的中國南遷墾民,提供一處臨時棲身之所.在這些墾民尚未獲得分配土地,或未能及時完成本身棲身之所之前的停歇處.
當年這座耗資越幣2萬元的豪宅,是專程聘請中國名匠劉雲年,劉邦暖共同建造,花費兩年時間始建成.這座大宅也分成三個部份,即正宅,橫厝,及廚房,共有18個房間.這里除了居住之用,也提供民間仲裁所,以及私墊之用.
時間的流逝,地方的發展,時局的演變,在大量鄉人口外移情況下,上世紀80年代,它完成了歷史的使命,被空置多時之後被拆除.
2016年已屆88高齡的劉家洙兒子,劉邦訓在憶及陳年往事,面對故居模型重現眼前時,含著淚水,語帶哽咽的緬懷說道,看到這座祖屋令想起當年父母養育之恩.
他也感謝主,在祂的帶領下,使他們一家人,過去,現在,都蒙祂的恩典,才有這個好的機會事奉主.
他說,這間屋子於1924年建成之後,於1929年,他才在這里出生.
他記得父親非常嚴厲,對他們管教很嚴格.每周一,一定前往市區做生意,周六才回家.那一天,孩子們又怕又歡喜.歡喜,是因為一周不見父親,終於又可以見面.害怕,則是一周內是否有做錯甚麼事,現在就是"算賬"的時候.
堂伯公是他們一周的管家,會當面向父親報告過去一周所發生的事.如果需要處罰,就要面對鞭打之苦.當年之處罰,今日可能有不同的詮釋和看法,卻是對他們的一種管教.
他也對模型屋工匠許開遠的手工表達感激之情,將劉家洙大宅原型展現在大家眼前.

      蘇慈安:向神獻上感恩

衛理公會砂拉越華人年議會會長蘇慈安牧師,在見證劉家洙大宅模型屋移交儀式上說,也看了這間巨宅的模型,感受到上帝確實是偉大的上帝,1924年那個劉家洙來到這個地方,怎麼會想得出建造一間這座,而且又是這麼美,擁有18個房間的屋子.
他說,這令他想到,這是上帝給的智慧.
他說,當時這一班墾民來到這里的時候,他們這種勞苦,耕田,做生意,建這麼大的屋子,可見是要養很多的人.這是不簡單的事.現在我們生養兩三個孩子,已是吃不消了.試想當時他們是多麼的勞苦.但是,不管他們在信仰上,家教上,在事業上都有成,應受到今日我們對這些先賢先聖致以敬意.
他也對模型屋工匠許開遠,指他具備上帝給他的智慧.也謝謝他讓大家明瞭,尋求主幫助的重要.今天我們每一個人都學習到這樣一個功課,大家都應獻上感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