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7, 2015

台灣著名歌手梁文音詩巫開唱 Rachel sang in Sibu, Sarawak, Malaysia

台灣著名原住民女歌手,梁文音,於今晚,在詩巫開唱.

famous Taiwanese singer, Rachel, sang in Sibu tonight, at Kingwood Hotel, with a packed audience.
the indigenous Christian singer, has a story and testimony to tell.

來自台灣,素有「巴冷公主」美譽的著名原住民歌手梁文音,於2015年3月27日晚,在詩巫晶木酒店第6樓大廳開唱.
人美歌甜的梁文音,曾參加綜藝節目「超級星光大道」而一炮走紅,現在成為台灣新生代歌手的佼佼者,被媒體讚為歌壇常青樹張清芳的接班人。
衛理公會福源堂主辦的這場音樂會,在扣除費用後,剩餘款項將做為幫助砂拉越衛理公會屬下的3所福兒院.這三間福兒院,分佈在詩巫,美里和民都魯,是為照顧孤兒,或貧困孩童的福利中心.

         台灣新生代歌手

英文名Rachel的梁文音,1987年4月8日出生于台湾高雄县茂林乡万山村,台湾女歌手,台湾原住民。
2007年参加综艺节目《我爱黑涩会》进入娱乐圈;2008年获得《超级星光大道》第二季亚军而受到关注;同年出演电影《海角七号》;12月份发行首张专辑《爱的诗篇》。
2009年入围第20届台湾金曲奖最佳新人奖并获得第15届新加坡金曲奖最受欢迎新人奖和最受欢迎女歌手奖;2014年1月发行EP《分手后不要做朋友》。
2014年6月2日梁文音凭获得2014Hito流行音乐奖高音质Hito最潜力女声奖;10月9日发行第五张个人音乐专辑《漫情歌》。
梁文音對金錢名利看得很淡。在她看來,自己不僅僅是名藝人,更是一個用歌聲榮耀神、讚美神、見證神的傳道人。

        辛酸坎坷成長經歷

一向給人陽光般笑臉形象的梁文音,其實有一段父母早逝的辛酸坎坷的成長經歷,這亦是她生命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梁文音出生於一個幸福美滿的原住民基督教家庭,父母雙親都是虔誠的基督徒且熱心教會的服事。對兒時的梁文音而言,教會是她名副其實的第二個家,在那裡留下很多美好的童年回憶。
梁文音把聽眾朋友的思緒拉回她在教會生活的那段快樂時光,最讓她印象深刻的是在兒童主日學就開始有舞臺表演的機會。
當時梁文音的母親負責教會主日學的工作,每當教小朋友學習唱新詩歌時,都會讓自己的女兒站出來給大家表演示範。梁文音笑說,她舞臺表演的勇氣就是從那個時候起被母親一步一步訓練出來的。
然而好景不長,梁文音幼稚園畢業當天,平日滴酒不沾的母親不知為何突然開始酗酒,並無緣無故的打罵孩子,所有的家庭重擔一下子都落在父親一個人身上。
給梁文音另一個重大的打擊是,在她上小學五年級時,父親因氣爆工作意外全身八成皮膚被嚴重燒傷,最後因搶救無效而撒手人寰。
原本以為父親的去世會讓母親反省重新振作起來,可令她失望的是母親酗酒的惡習反而變本加厲。這時,梁文音的信仰徹底垮下來,她對從小就認識的上帝產生很大的懷疑——為何我的家庭變得支離破碎?為何上帝允许死神奪走父親的生命??為何教主日學的媽媽會成為酒精的奴隸?
面對悲慘和殘酷的命運,梁文音放棄從小就十分信賴的上帝,整個人變得很叛逆,緊緊關閉心門,自暴自棄。
有一天,有好心的親戚向梁文音姐弟倆推薦進入一所基督教的育幼院(孤兒院)去尋求幫助。當「育幼院」三個字進入耳裏時,梁文音的內心很抓狂,她無法接受自己竟然淪落到要進入育幼院的地步,一想到自己出生在幸福美滿的家庭,就對育幼院產生強大的抗拒感,心想就算打死也不肯去。

          推薦進入育幼院


不過,當從小就酷愛唱歌的梁文音獲悉那所育幼院有一個常有出國表演機會的合唱團時,她就心動了。於是,梁文音抱著去看看的心態搬到育幼院居住,結果一住就是七年的時間。
剛進育幼院的時候,對於陌生的環境,周圍一個人都不認識,梁文音感到非常不適應,她經常躲在被子裏偷偷的痛苦發洩情緒。一向活潑可愛的梁文音生活變了調,她變得很叛逆,成为令老师最头疼的小孩。
直到加入育幼院合唱團後,梁文音開始慢慢改變自己的心態。一方面,她覺得神透過每次詩歌訓練向自己說話,并潛移默化的影響自己的生命。
另一方面,梁文音还留意到身邊合唱團的小夥伴每次都很喜乐的开口唱诗歌赞美神,其实那些育幼院的小朋友都有和她有类似的坎坷经历,有些人甚至比她更可怜,但从他们身上几乎看不到痛苦经历的后遗症。
看到育幼院小朋友的變化,梁文音接受眼前的現實。虽然当时她还不明白自己为何会遭遇凄惨的人生。但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不平和愤恨因着每次开口赞美神的时候逐渐得到释放。不久,梁文音逐渐融入育幼院的生活,开始结交新朋友,重新樂觀的面對未來的人生道路。
離開育幼院後,梁文音考上雲林科大,並萌發了重拾當初的歌唱夢想的念頭。後來在幾位音樂「伯樂」的推薦下,梁文音參加了第二屆「超級星光大道」,並一路過關斬將在眾多競爭者中脫穎而出。
站在決賽的舞臺上,梁文音感慨萬千。雖然她沒有任何親戚朋友親臨現場加油助威,但她感到自己不是孤身一人,因為有上帝在身旁鼓勵她、支持她,使她不喪膽。
雖然梁文音在那場比賽與冠軍失之交臂,但她並不感到一絲遺憾。相反,梁文音對收入囊中的亞軍已非常感恩,在她看來,這不是靠自己的才能取得的成績,而是全靠主的恩典。
儘管未能如願獲得冠軍,但梁文音出色的表演俘獲很多資深音樂人的心。一位唱片公司的老闆走上臺激動的對她說,「文音,我們很喜歡你的歌聲,希望我們以後可以合作。」結果,走一握下去,梁文音就成為環球唱片的歌手。
出道三年,梁文音發行兩張專輯,參與一部偶像劇,一部非常賣作的電影,還有幾支海內外的廣告代言,活動和商演也都不曾間斷,對一個出道三年的藝人來說,已經是非常幸運了。
不僅如此,在2009年新加坡第十五屆金曲獎中,梁文音擊敗蔡依林奪得最受歡迎女歌手獎。最難能可貴的是,金錢名利雙豐收的梁文音沒有迷失自己,她非常清楚一點,「我不是只為金錢、排行榜和唱片銷量而唱歌的歌手,而是成為用歌聲去榮耀神的傳道人。」
作為基督徒藝人的梁文音深知自己所有的機會和舞臺都是神賜給的,因此她願成為不一樣的歌手,把自己獻給神成為合乎祂使用的器皿。梁文音相信神未來會給她更多、更大的舞臺,讓福音的種子藉著她美妙的歌聲傳達到所有聽眾朋友的心裏。
對於童年淒慘的遭遇,梁文音不僅早已從痛苦中走出來,甚至還把那段苦難看作神化妝的祝福,相信所經歷的一切都有祂的美意。
「如果神讓我經歷這些不幸,目的是為了彰顯祂自己的大能;那麼,我願意完全謙卑的順服,因為我知道神給我的擔子是我絕對能夠承受的。」梁文音有感而發。
梁文音承認失去雙親的現實總會給她留下遺憾,但在日後的人生道路上,她學會唯有一心的仰賴天上的父神,祂是信仰上的依靠,使她剛強壯膽,一路披荊斬棘。
因著神恩典的托住,梁文音把自己的生命和對主的愛注入到每一首她所唱的歌曲,使她的歌聲散發出打動人心的力量。正如很多聽過梁文音歌聲的朋友所見證的那樣,「從她的歌聲中可以感受到有一股無法想像的感染力在碰撞着自己的生命。」

Sunday, March 22, 2015

stories of George Town World Heritage site, Penang. 檳城喬治市,世界遺產區內,尋覓著許多古老的傳說和故事



在喬治市世界遺產區內,古舊的建築外牆,經常可以見到各式各樣的藝術畫.
這些畫,或是彩繪上去的,或是以鐵線製作而而成,都很真誠的展現了喬治市這座古老城市的純樸民風.
彩繪壁畫,自然是以彩筆畫上人物或其他東西.這是圖畫的一種.
至於鐵線畫,就是這里最特別的一種藝術品了.即是鐵線畫,就很明顯道出,這是以很大枝的鐵條製作而成的藝術品,通常都是反映民風的生活面貌作品.

請參閱: "城鄉郊野之間"  http://towns-villages.blogspot.com/2015/03/wall-paintings-and-iron-rod-art-works.html

Wednesday, March 4, 2015

詩巫城市廣場 命名「端姑武讓廣場」 Sibu Town Square is named after the 2nd Governor of Sarawak, Tuanku Bujang

詩巫城市廣場終於獲改稱「端姑武讓廣場」. Padang Tuanku Bujang

Sibu Town Square, one of the largest open square in Malaysia, is finally named after the 2nd Governor of Sarawak, Tun Datuk Patinggi Tan Sri Tuanku Haji Bujang bin Tuanku Othman.
Tuanku Haji Bujang was the son of Sibu, where the Bukit Lima Sports Centre is named after him. now, Sibu Town Square, where the former open tracks and field sport stadium was situated, before giving way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Wisma Sanyan.

詩巫城市廣場,正式命名為「端姑武讓廣場」.
這是當年端姑武讓運動場所在位置,後被拆建為三洋大廈.
許多詩巫年輕一輩並不知道,詩巫城市廣場和三洋大廈所在的這個地點,過去是一座的戶外運動場,以及後期出現的一間文青體育部室內多用途中心.
而擁有田徑跑道,和足球場的有關戶外運動場,是以砂拉越第二任州元首,敦端姑武讓命名.
如今這個地點,再次被命名為「端姑武讓廣場」,非但是馬來人社會的榮幸,也是整體詩巫人民的榮幸.畢竟我們是擁有這麼一位非常傑出的子民.
在端姑武讓運動場,和室內多用途中心為因應發展而加以拆除後,就在武吉里麻另外設立了一座的端姑武讓體育活動中心.
這些年來,隨著三洋大廈的建造,詩巫城市廣場的出現,如今詩巫廣場商業城又在伊干江岸邊建造之中.
有鑑於發展的需求,和民眾對歷史的認識,當局除了在許多地點,都設置了歷史標誌和歷史古蹟走廊之外,如今,「端姑武讓廣場」總於化為事實,為這里的歷史增添了更加美好的篇章.
端姑武讓出生在詩巫,由1969年出任砂拉越第二任州元首,直至1977年.
端姑武讓出生在一個馬來望族的家庭,曾在馬來學校求學.1934年,他加入了公職,成為一名土著官員.
1954年,他受封拿督銜,並於一年後被升級為砂拉越行政官.
1960年結束時,他宣告退休.1962年出任砂拉越人民陣線主席(Barisan Ra'ayat Jati Sarawak--BARJASA),並於1963年馬來西亞成立時,出任上議員.
在完成砂拉越第二任州元首任期後,他於1977年退休,直至1986年11月28日在古晉去世.
除了美里的丹章羅邦中學為了紀念他而被命名之外,另一個地點就是武吉里麻的體育中心.
如今,又將詩巫城市廣場命名「端姑武讓廣場」,確是實至名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