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8, 2015

第二期城市廣場改名「端姑武讓廣場」 ? to be name as Padang Tuanku Bujang ?

詩巫城市廣場第二期,是否可以改稱為「端姑武讓廣場」?
Sibu Town Square phase 2, proposed to be name as : Padang Tuanku Bujang. 

there is a proposal, for the renaming of Sibu Town Square phase 2, to "Padang Tuanku Bujang", after the second Governor of Sarawak.

許多本地民眾並不知道,詩巫城市廣場和三洋大廈所在的這個地點,過去是一座的戶外運動場,以及一間室內多用途中心.
有關戶外運動場,是以砂拉越第二任州元首,敦端姑武讓命名.
在端姑武讓運動場,和室內多用途中心為因應發展而加以拆除後,就在武吉里麻另外設立了一座的端姑武讓體育活動中心.
這些年來,隨著三洋大廈的建造,詩巫城市廣場的出現,如今詩巫廣場商業城又在伊干江岸邊建造之中.
有鑑於發展的需求,和民眾對歷史的認識,當局除了在許多地點,都設置了歷史標誌和歷史古蹟走廊之外,如今,又有民眾提出,為讓端姑武讓戶外運動場原址更具意義,當局似乎也應考慮將城市廣場第二期,正式命名為「端姑武讓廣場」.
端姑武讓出生在詩巫,由1969年出任砂拉越第二任州元首,直至1977年.
端姑武讓出生在一個馬來望族的家庭,曾在馬來學校求學.1934年,他加入了公職,成為一名土著官員.
1954年,他受封拿督銜,並於一年後被升級為砂拉越行政官.
1960年結束時,他宣告退休.1962年出任砂拉越人民陣線主席(Barisan Ra'ayat Jati Sarawak--BARJASA),並於1963年馬來西亞成立時,出任上議員.
在完成砂拉越第二任州元首任期後,他於1977年退休,直至1986年11月28日在古晉去世.
除了美里的丹章羅邦中學為了紀念他而被命名之外,另一個地點就是武吉里麻的體育中心.
如今,又有民眾建議,詩巫城市廣場第二期,應以「端姑武讓廣場」為名.

Thursday, January 15, 2015

加帛兩棟10多年未完成商業大樓 two commercial buildings over ten years not completed, in Kapit

由拉讓江面望向加帛岸上,兩棟未完成的商業大樓高高突出,非常吸引人的目光.
雖然看上去這兩座商業大樓的發展工程未停頓.然而,十多年過去了,居然還沒有完工的日期,難免令人有許多的遐想空間.

the developer is not poor, but slow. and like the former timber town of the majestic Rajang River, Kapit development resemble the economic down turn of  Sarawak.

加帛碼頭前,樹立在河岸邊的兩棟商業大廈,建造至今超過10年,當地居民多視為是一項被遺棄的工程.
由於這兩棟大樓的位置,正好是處在河岸邊,不論是來自下游,或上游的船隻,在靠碼頭前,搭客必然一覽無遺的見到它巨大的外形.
這不僅讓外人留下深刻印象,似是反映這個地區的經濟和民生面貌.加帛鎮曾經的奢華,和如今似乎的洗盡鉛華,如同一面鏡子般,正反映在這兩棟久建不能完成的商業大樓上,一段令人懷念的發展.
全國最長的河流,拉讓江上游的一座“山城”--加帛,見證砂拉越的歷史,和發展痕跡.
這里,曾經是內陸開發的橋頭堡.在砂州木材開採最興盛時期,加帛鎮猶如皇冠上的寶石,遊人和商賈絡繹不絕,各行各業處於欣欣向榮之景.
雖然目前,加帛上游依然還有木材採划在進行中.不過,與十餘年之前相比,確有著很大的差別.
距離加帛上游150多公里水程的布拉甲,快艇行程需時逾5個小時,足見它是處在多麼遙遠上游的一個角落.
連同加帛下游一個小時水路的桑鎮,這三個鎮,形成了一個加帛省.
這些處在加帛省內的地區,都受到同樣的生活背景影響著.木材消失,幾乎絕跡,經濟活動受到很大的打擊.
加帛省,在2010年的人口統計,是介於11萬3,000人之譜.其中,加帛縣及它的南上姆立副縣,人口是5萬6,000多人.布拉甲和它的副縣順深阿剎,人口則是3萬6,000人之譜.桑縣人口最少,是2萬人左右.
這個內陸山區的人口結構中,伊班人佔了絕大多數,超過60%人口.其他內陸民族,也佔了超過30%的人口.華人人口是5.6%.馬來人最少,大概3.3%.
以這個人口比率來看,華人在加帛省內,人口總數是不到7,000人.而這些華人,則散居在加帛,布拉甲,桑等三個地點和更偏遠的內陸.
處在一個龐大的內陸地區,主要交通只有靠河流.經濟的衰退,很容易反映在發展面貌上.數十年的發展,無法向前進展,便是倒後衰退.河岸上的兩棟商業大樓,是否這項經濟上衰退造成的產物,令人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