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0, 2019

馬來西亞最大小販市場


馬來西亞最大的小販市場,就在砂拉越的詩巫.兩層的建築,底樓完全是售賣日常食品,應有盡有.找不到要買的食物,幾乎是不可能的.二樓則是飲食中心,要吃什么都有.當然,普通小食都有.
小販中心旁還有一座多層停車場,經常客滿.
它就座落在拉浪江旁,會看到詩巫的快艇,就找得到這座小販中心.
到詩巫沒有到這里,等於是漏了最重要的景點,有到就如未到.

LARGEST market in Malaysia

the largest hawker centre in the whole of Malaysia. it is located at the bank of Rajang river, in sibu, sarawak.
the two storeys building, ground floor mainly for selling of vegetables and other foods. upper floor is a place for cooked food and drinks.
a multi-storey car park adjacence to the centre, convenient for customers.
make sure you visit this place while there, or else you miss the most significant place in sibu.

 市場中心有壁畫,而且各個角落都有,非常獨特. wall paintings every where in the market.
 2019年準備修建,搬動小販也是勞師動眾的大工程. preparation for the renovation work, moving the hawkers to a temporary site is a headache.
 許永津兩兄妹,推廣詩巫新聞閱讀風氣,功不可沒.數十年如一日,銷售本國出版的報紙. Hii and his sister, selling newspapers for almost a century, can you imagine that ?
 傳統老行業,修補各類布袋,外套. repairing for bags and clothings.
 天鵝專業攝影公司號東許志壽,順應市場的改變,同時提供手機充值服務. Tango photo Studio's owner Bowison Hii, facing the challenge of the market, servicing the cellphone users.

Saturday, March 9, 2019

 農人正在煮亞答糖.
 濃郁的亞答糖,通常這樣一罐是Rm5或一美元左右.
 這些圓圓的是巨大竹筒,用來盛亞答汁.
將竹筒置於切斷的亞答花莖下,讓汁慢慢的流入.通常需要一整個夜晚.

   Pusa浮剎  亞答糖的"故鄉"

浮剎,一個處在沙里巴斯(Batang Saribas)河岸邊的小甘榜.
這個以馬來人為主的小鎮,是砂拉越最著名的"亞答糖"(gula apong)盛產地.
"亞答糖"(gula apong),是由一種亞答樹(Nipah palm)的花莖上流出的汁,收集而來.這種亞答汁,要經過一整個夜晚慢慢流下收集而成.
過去,人們很少會去喝這種亞答汁,恐怕不清潔,而且不能久留,很快變酸、變壞.不過,現在收集這種亞答汁人家,開始以冰箱來儲存這種天然水份,反而成為了一個很可口的樹汁,雖然甜味有點濃厚.
亞答汁收集足夠了,居民會將它放入大鍋里慢煮多個鐘頭,直到它由稀釋變為一點濃縮,才裝入容器存放.
亞答糖的原料,就是亞答花莖的汁.收集須時間,煮濃須時間.然而,它卻是一等一的絕美添加劑,滲入飲料或製作的食品,口感一流,必屬佳品.
由於沿著沙里巴斯河(Batang Saribas)兩岸,長滿了亞答樹,亞答汁供應不成問題,因此,直到今天,仍然有約30戶人家,將部份時間投入在製作亞答糖的工作上.
亞答樹,又稱「棕櫚樹」,是棕櫚科的一種,由於原英文名是Nipah palm,習慣上,也就稱為「泥芭樹」.而亞答樹,就是生長在泥芭地,以葉子為主幹的植物.稱為「泥芭樹」,或許更為貼切.
亞答樹除了樹葉在過去時日中,對人們建造房屋時,提供了方便的遮陽遮雨,和牆壁的做用.

Friday, March 8, 2019

緬懷一位朋友---劉會達牧師



Rev. Alopen Liu Hui Tak (18/02/1954--19/01/2017)
劉會達牧師(生于1954年2月18日,歸主懷抱于2017年1月19日)

劉會達牧師是我小學同學,我們都叫他"阿達",那是他的最後一個名字.
在詩巫愛蓮街衛理小學六年級後,他升上公教中學.我們分道揚鑣,我上衛理中學.
由於他華文書寫得體,從小就負起文字的工作,在福源堂少年團契開始,便協助紀錄和書寫服事.少團出版團訊,當年都是手寫,我們都有份參與.
由於他的熱衷文字工作,我因此知道了甚麼是"壁報".因為當年据所知,公教中學有在告示版上貼上許多學生創作,報告,通告之類的文字.阿達也是其中一位努力協助這項張貼"壁報"的工作.
當年黃巧月牧師是福源堂少團顧問,我們都叫她"月姐",跟著牧師妹妹這樣稱呼她.
少團是在星期天下午,兩點開始聚會,阿達由於參加少年軍(Boy's Brigade),因此經常遲到.做為少團職員,自然受到月姐和大家的責備.不久後,他對我說,不參加少年軍了,當然就是因為時間上的衝突.
今日想起,多少少年人因為透過少年軍而接觸基督教,他在這方面的參與,絕對是正確的.
小時候,阿達由於祖父是牧師,他很早便接觸基督教.我會參加少年團契,就是因為他經常踏著他的"老爺"腳車,距離市中心不遠的梅園路(中華路旁)老遠聽到"基格,基格"的踏腳車聲,知道是他來了,要躲都都不知躲到那里,最後只好硬著頭皮,跟著他去做少年團契了.
那段少團的日子,當然是童年的最美好回憶.記得我們與青年團契契友,包括主席夏長華,紀碧珍顧問等,星期六傍晚,一起踏著腳車到劉欽侯醫院分派福音單張.
少年之後,完成九號,他也結束高中課程,鼓勵我去讀神學.我又"傻傻的"聽他的話,決志讀神學.當然,由於我們都很"熱心"在少團的事奉,讀神學的決定自然不是一時的衝動.不過,在求學的路上,我們還是各走各路,他選擇了去香港建道神學院,我則去新加坡三一神學院.
順利拿到神學學士文憑, 同樣也戴了帽子,回來砂拉越,我只服事了一年半後便"開蹓",他則忠心耿耿的直到退休.幸好我也沒有辜負他的開導,他退休時為他拍了相片.
提起拍照,由於他出生在商人的家庭背景,老爸是開店的--華英印務公司,因此經濟自然比我們好,他從小接觸到拍照,也有機會拍照,我只有看的份兒.
他曾在詩巫衛理神學院,現在幸好仍未被拆除的男生宿舍角落底層的衛理聯合影音室工作過一段短時間,學會剪接電影菲林,也教了我上了寶貴的一課.而且他也有機會在那里學洗相片,也放大了一些相片給我看.他會拍照,洗相片時,我仍然只是由他那兒獲取一些相關知識.
他在民丹莪服事時,曾以電單車"隆幫"我,由碼頭坐摩多船到巴拉當,再載我走樹林中的羊腸小徑,在樹根上面跳躍著,經過丹章見天鐵橋,前往民丹莪鄉區他的教堂.
有一回,不知怎樣情況,發生了交通意外,被車撞倒,大腿骨折,在劉欽侯醫院呆了好幾個月.我有幾回帶著最佳禮物,我服務的"馬來西亞日報",將報紙帶給他看.
由於不服事教會,轉而服事社會,加入報社服務,也學會了拍照,後來阿達結婚時,沒有記錯的話,因為做了"無冕皇帝",拍照不成問題,他自然要我也幫忙拍了一些照片.
阿達的家是在市中心,過去稱為"哥斯威"(Causeway),今日三洋大廈前面的這條路,他們住在自己的三層樓商店最頂樓.這間商店至今沒有出售,就是在詩巫潮州公會隔鄰.
當年對面的青年體育部,我們稱SBC,應該是Sibu Boys Centre,或是甚麼的,是一座政府設施,有一座露天籃球場,一年到晚,都會在那兒舉行各式各樣的活動,如籃球賽,歌唱比賽,選美會,或其他集會.經常可以見到阿達他們子孩子,一堆集在三樓屋頂外,居高臨下,觀賞底下的活動.偶而由他們家背後的救生梯爬上屋頂,戰戰兢兢的走在屋瓦上,在屋頂邊緣觀賞底下活動,也算是一種冒險.當然,屋頂邊緣還有一層的低圍攔,還算有點安全感.
最近幾年,又與阿達一起,與年會歷史文獻部部長,一起在教會歷史工作上共同努力.
在返回天家前兩週,約了我到他府上,談起他要出版的一本365天靈條小冊,希望我協助編輯工作.他早已完成了手寫的工作,只待打字,便可進行編輯和付印.如今,這項未竟工作,成了我對他最後的回憶.

he loves photography, long before I even knew how to take a picture.

                        thinking of a friend

Alopen Liu has been my classmate at Methodist Primary School, Sibu.
He was my mentor in many ways, leading me joining the Methodist Youth Junior Fellowship, taught me how to do movie film editing, show me how to develop and print photos with films. encouraged me to study in Theological School, to be trained as Pastor.
Although I did get my degree in Theology, but I only work as a pastor for one and half years, while he remain as Pastor and Reverend until his retirement.
nevertheless, after I joined Malaysia Daily News as reporter, I learnt to take photographs, and was his photographer when he got married. and took his retirement photos two years back.
my last assignment for him, will be his funeral service.
He intended to publish a booklet on daily devotion, with short message each day. I am being entrusted to be his editor, but before his last mission materalized, he is gone back to God, leaving me to fulfill his last wish.

牧會、宣教40餘年

黃巧月牧師一生服務砂拉越衛理教會

黃巧月葬禮: 黃巧月牧師出殯禮拜,在詩巫新福源堂舉行.

 2019年2月25日,在詩巫布律克路新福源堂,舉行追思禮拜.
 
1966年由詩巫衛理神學院畢業,並開始在福源堂牧會,直至2001年退体.接著2004年又在萬民堂牧養一年.2005年更自發前往峇貢水壩區的工地宣教,前往5年.
黃巧月牧師1961年,回應主的呼召,接受神學教育後,便一生為教會付出,勇往直前,沒有回頭.
她於1936年8月17日,在詩巫拉讓江下游左岸的南村(利華)出生.
她的父親黃梨旺,母親林翠雲,皆從中國閩清南來.父親先到詩巫.
母親1934年在泗里街,盧勃港泗盧中學一位教師,她的堂兄林溫雅幫助下,申請去到盧勃港.在那里,她與當地的牧師,教師,會友同住了一段日子,才來到詩巫與夫婿會合.
1936年,黃梨旺夫婦的大女兒出生.其堂兄以出生日為七月初一,七月是牛郎織女相會的日子,便協助取名為"巧月".
黃巧月牧師於1947年,她11歲時才開始上課.1950年,14歲小學畢業.1956年,由衛理中學高中畢業.接著的4年里(1957-60),她返回母校中正中小學執教.
在奉獻服務教會後,她於1970年至72年,前往新加坡三一神學院繼續神學課程.
返回崗位後,她先後在衛理女生宿舍任管理人兼基督教育部,為期4年.
1977-86年,在福源堂和新福源堂牧養.
1987-89年,在泗里街盧勃港辟恩堂牧養,同時擔任泗里街教區長.這里即是當年,她母親初來南洋時寄居之地.
1990-91年,她牧養泗里街新懷仁堂.
1992年再前往三一神學院進修,獲取教牧碩士學位.
接著下來的9年里,由1993-1998年,她在沙巴山打根思恩堂(1993-96),及斗湖聖恩堂(1997-98)牧會.
1999年返回詩巫,在拉讓花園錫安堂牧養服事,直至2001年退休.
2004年,她受派在詩巫沙廉萬民堂牧養一年.然後便是個人展開在峇貢水壩工程地區內的宣教服務5年之久.
在這些年的事奉中,她牧養了泗里街教區2間堂會,沙巴2間堂會,詩巫4間堂會,以及本地的宣教工作.
退休牧師張超英憶述時說,黃巧月牧師的一生,雖然單身牧養教會不易,但我們卻從她身上看到主賦予的力量,使她如保羅所言: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已經跑盡了.該信的道已經守住了".
張超英牧師說,從黃巧用牧師身上,她在屬靈操練上,給予信徒三方面的榜樣:
一.一生勤讀聖經,背誦經節.她個人喜愛的經文共有21處.
二.固定星期五不吃早餐,禁食禱告.退休時曾停止禁食,但聽到主對她說,難道這一點點的苦也不能做到嗎? 因此,她恢復禁食禱告和更力努力學習這個功課.
三.她一生勤儉業素,但助人卻不吝嗇.她曾將停蓄的5萬令吉,奉獻做為神學基金,以紀念父母愛教會的心意.
黃巧月牧師遺下胞弟黃贊忠,三位胞妹黃巧容,黃巧珍,黃巧光.弟媳翁賽蓮,侄兒黃惟,黃新引,黃傑
黃晶明等家人,都思心照顧和陪伴著她的晚年生活.
黃巧月牧師於2019年2月22日,下午4時48分安息主懷,終年83歲.

Sunday, January 14, 2018

瓜拉老越的華人

the Chinese businessman at Kuala Lawas


「金順發」的門面.
施甘松之子,凱鵬與母親肖含笑,在店里.
吊在空中的錢罐,是這間木板店的其中一個特色.
「南益棧」與「南益公司」的招牌,並排而設.
河岸邊的「南益棧」與「南益公司」,見證了老越的成長歲月.
老越河岸邊的華人商戶,一間一間以木板道在河岸邊連接起來.

瓜拉老越(Kuala Lawas),處在砂拉越的東部,老越的海口區.
這里,與砂拉越許多其他地區和鄉鎮一樣,都有華人、華商的蹤跡.
來到海岸進口的河岸邊,看著馬來甘榜和回教堂,耳際聽到Ai-fm電台的廣播聲,還以為是鄰近學校的華人老師,或診療所的華人醫務人員在聽華文廣播.
想不到,行走在河岸邊的木板走道上,看到一排的木屋,原來是華人的商店.在這里,至今還留存有早年來到這里謀生的華人商戶,兩家繼續留守這里,並且提供日常的營業.
Ai-fm的華文廣播,是由他們這里揚聲而出.
「金順發」(電話085-282142),早年由中國福建,安溪龍門,朴都村的施甘松所經營.其妻子肖含笑(2018年)已是93高齡.
年邁失聰的肖含笑,1948年,20歲時由中華來到老越,就此長居下來.
施甘松有兩名孩子,金德,金交,以及女兒美治.
金交的孩子凱鵬,女兒淑榕,淑君都是在這里生長.
「南益棧」、「南益公司」(電話085-282141)則是另一間仍在開業的華人商戶.
這間公司,當年是由中國福建安溪而來的廖文藍所開設.目前其女兒月治,以及兒子慶順繼續留守這里.
匆匆的行程,來到瓜拉老越,沒有多少時間停留,只好記下電話號碼,以便改天在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