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4, 2018

瓜拉老越的華人

the Chinese businessman at Kuala Lawas


「金順發」的門面.
施甘松之子,凱鵬與母親肖含笑,在店里.
吊在空中的錢罐,是這間木板店的其中一個特色.
「南益棧」與「南益公司」的招牌,並排而設.
河岸邊的「南益棧」與「南益公司」,見證了老越的成長歲月.
老越河岸邊的華人商戶,一間一間以木板道在河岸邊連接起來.

瓜拉老越(Kuala Lawas),處在砂拉越的東部,老越的海口區.
這里,與砂拉越許多其他地區和鄉鎮一樣,都有華人、華商的蹤跡.
來到海岸進口的河岸邊,看著馬來甘榜和回教堂,耳際聽到Ai-fm電台的廣播聲,還以為是鄰近學校的華人老師,或診療所的華人醫務人員在聽華文廣播.
想不到,行走在河岸邊的木板走道上,看到一排的木屋,原來是華人的商店.在這里,至今還留存有早年來到這里謀生的華人商戶,兩家繼續留守這里,並且提供日常的營業.
Ai-fm的華文廣播,是由他們這里揚聲而出.
「金順發」(電話085-282142),早年由中國福建,安溪龍門,朴都村的施甘松所經營.其妻子肖含笑(2018年)已是93高齡.
年邁失聰的肖含笑,1948年,20歲時由中華來到老越,就此長居下來.
施甘松有兩名孩子,金德,金交,以及女兒美治.
金交的孩子凱鵬,女兒淑榕,淑君都是在這里生長.
「南益棧」、「南益公司」(電話085-282141)則是另一間仍在開業的華人商戶.
這間公司,當年是由中國福建安溪而來的廖文藍所開設.目前其女兒月治,以及兒子慶順繼續留守這里.
匆匆的行程,來到瓜拉老越,沒有多少時間停留,只好記下電話號碼,以便改天在聯繫.

詩巫育德區「五福園」典故

A simple tale of "Five Hope" house at Bukit Assek in Sibu


1950年代,育德區的「甲哥厝」(右邊)(今天之武吉阿拾路),潮水高漲情況.
育德區於1950年代開始出現變化.右為天主教堂的校舍,左為「五福園」.木板道已被泥路所取代.「育德區」路牌橫掛在路中央.
取自「砂拉越中區鄉土誌」一書中刊載的「育德區」繪圖.
許玉蓮(右),與許月嬌皆是「五福園」初建成時的屋主及居民.
「五福園」的屋子結構和屋主擁有的房間繪圖.


早期的詩巫,民宅集中在市集中心周圍.做為最早發展的其中一個民居地區,武吉阿拾(Bukit Assek),算是歷史較久遠的一區.
武吉阿拾(也叫木杰亞拾),也被地區居民稱為「育德區」.
這「育德區」名稱的由來,是與育德小學有關呢,還是其他別名,實難考查.不過,一般認為,在正常情況下,由於有了一間育德小學的存在,地區以學校做為識別稱呼,也是很正常的.
早年武吉阿拾路還有大招牌時期,確實是以「育德區」來稱呼的.它是當年的名稱,武吉阿拾路是後期才出現的.
「育德區」,與其是做為路的名稱,不如說是一個地區.也算是詩巫沿拉讓江主要大路--南蘭律的開端所在地點.
南蘭律(路)由「育德區」開始,接連到甘榜艾蒲律(路),會經過東山路,福州街,中華路,梅園路,華僑路等.
「育德區」,据年長一輩居民稱,開始時只是一條木板道,路頭作得比較像樣,越伸入深地,就越簡單,只是一片或兩片木板做行人道而已.當然,這是未開發初期,人們在樹膠園區內居住的面貌.
這條路,除了1926年建立的育德小學較著名,另一棟建築物,也是頗具聲名的,人稱「甲哥厝」(意即碼頭搬運工友的居所).
另一間由五戶人家共同建造的大屋,稱為「五福園」,則是較後期,約於1941年建成.當時正是日本入侵本區之初.

    貨運「甲哥」工人

詩巫處在拉讓江上游內陸地區,多年主要靠水路與外地連繫.水上交通繁忙和發達,貨運全靠工友人力搬運.「甲哥」的名稱即由此而生.
由於收入微薄,而且當年中國移民初來謀生,多是單身,並在工作的周圍地點,租住簡陋、低租金樓舍,做為暫時棲身之所.
這類多人居住或租住的民宅或民“厝”,處在鄉村的劉家洙大樓,可以理解為是其中的一個較為著名地點.
建造大屋,除了本身和家人居住,亦提供初到移民暫居之所.同時,劉家洙屋外,還提供有零售小店,都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很方便,提供外來者的臨時投宿地點.
育德區的「甲哥厝」,以及「五福園」等,雖然不是非常巨大的屋子,卻也提供了租住、棲身的方便.
就比如,「甲哥厝」在詩巫老一輩口中, 一提到名稱,就知道是指甚麼,或處在甚麼地點.雖然可能並不純粹提供出租,亦與其他大型住宅一樣,除了屋主自己和家人居住,也出租給別人.
提到「甲哥」,究竟所指為何?是怎麼來的,或由那一籍貫華人的方言而來?
由於普遍上,人們都理解,「甲哥」指的是碼頭搬運工人,因此,它與英文CARGO,又是否有關連? 因為CARGO正是貨運之意.從事這一行業的,由於主要是男性勞力搬運工人,很自然被稱為「甲哥」.
那麼,問題來了,當年最多人從事「甲哥」這一行業的,記憶所及,是以興化人為主力的一群.他們穿著藍色粗布短褲,帶著一條紅色粗布巾,就這樣幹活去了.是否人們問起,他們自稱是做CARGO的,因此而得名?
「甲哥」與CARGO扯在一起,是人云亦云,雖然有一點道理,卻無從考查.
這就是「甲哥厝」讓人津津樂道之處.
那麼,「五福園」又從何而來?

       王政賢老師老家

現居澳洲的王政賢老師說:
「甲哥厝」是我的老家,我從出生,唸幼稚園,小學,中學六年,至到越洋渡金回國。才離開窩居24年的溫馨老家。
鄉親們都叫它「甲哥厝」。
早期住客全是碼頭工友,我們一家例外。
在這四方樓里,上下層共有24間房。至少也有百余人。
五福園在我老家前面,約有一箭之地。育德區路前段....1960?被夷為平地,建起磚屋。

    五家合建大屋

現年(2018年)90歲的許玉蓮回憶稱,她是13歲時,住進這棟剛建造完成的雙層、高腳大木屋.那是1941年.
她的父親許如賢,與其他4戶人家,共同建造了這間屋子,並稱之為「五福園」--意即五個家庭建立的幸福家園.
她只依稀記得,住進「五福園」時,曾在育德小學唸了一年的書.當時,「甲哥厝」已經存在了.
她們一家只住在這里不過一年多的時間,於1943年便遷居下游鄉區王士來.
五福園另一戶人家,是許春發.
許春發長女,許月嬌(87歲)說,她們一家搬進五福園時,她已是10歲.她們是在住宅尚未完成以前,便已在臨時宿舍居住.
据她們憶述,這「五福園」的五戶居民,每戶擁有四個房間,一間廚房,以及戶外共用的廁所三間.
它是一座高腳、雙層木屋,由外木梯上到正門的共用大客廳.客廳左右兩側,中間,均有房間,由居民自行抽籤,決定各自所擁有的兩間.
樓上的房問擁有者,與底樓一樣,底下一間房屬誰,直接上面一間房也屬同一戶.
底樓十個房問,二樓也有十個房間.
底樓後半部,尚有五個廚房,每戶各佔用一間.通往廚所之前,有一個大家共用天井,可以做為曬衣物的地點.
廚房背後,則是通向外面的三間公厠.
那麼,「五福園」的五個幸福家園主人又是誰呢?
除了許如賢,許春發,另三家是劉乃朋,其初(不知姓甚麼),以及林家(孫子名國華).
五個家庭,除了許如賢只短暫住了一年多.許春發在未建成「五福園」之時,已住在臨時工人房之外,其他各戶個別在這里居住多久,則無從考查.
許春發大約在「五福園」住了三年左右,便由於二戰接近尾聲,聯軍轟炸市區,到處炮聲隆隆,他們一家便遷移至遠離市中心的地點,在沙廉地區購地居住.
由於許春發是從事建築業散工,孩子漸長,為長遠計,外遷購買膠園,也可協月助增加收入,讓孩子也可以割膠過日子.但可惜由於戰爭,造成樹膠無價,也影響到他們的收入.
「五福園」除了自住,也同樣做為出租用途,以增加屋主收入.當年也有許多居民在這間屋子進進出出,十足另一間供人們暫居落足之地點.

                                                                                    (2018年1月14日發表)

Tuesday, December 26, 2017

 林萬風牙醫診所服務詩巫民眾37年

Ling Wang Hong Dental Surgery

serving Sibu general public for 37 years


林萬風牙醫.


 林萬風牙醫,與夫人,同樣是牙醫的林希誠女士,在診所合影.左是衛理報總編輯黃孟禮.


 林萬風牙醫與退休記者兼文史工作者林禮長.

座落詩巫機工街Workshop Road 13號的這間牙科診所,於1981年正月,由林萬風創辦.起初是他個人駐診,後期其夫人,林希誠牙醫與他一起共同服務詩巫民眾口腔和牙齒衛生服務.
1945年在泗里街,泗美坡出生的林萬風,是在當地泗美小學和華僑中學完成中小學業.
夫人林希誠則是1948年詩巫出生.他們是台大醫科的同班同學.
林萬風赴台灣升學,1974年在台北台灣國立大學醫科,牙醫專科畢業.1975年在吉蘭丹中央醫院服務一年半.1976年下半年,在古晉中央醫院服務.1977--1980年,在詩巫劉欽侯醫院服務.
1981年開始,設立本身的牙科診所.他在機工街地址服務長達37年,2017年12月31日,正式結束服務生涯.
林萬風從事牙齒保健服務,前後長達42年.
退休後,林萬風牙醫,和夫人林希誠牙醫,將繼續在詩巫生活.

Monday, November 7, 2016

famous Malaysian Chinese author, Yiu Hong. 著名馬華作家姚拓.馬來文學季刊「蕉風之父」.





著名文學季刊「蕉風之父」

姚拓創辦「集珍庄」画廊

「集珍庄」画廊(ART HOUSE GALLERY), 是原名姚天平,又名姚匡,另署姚拓、张兆、鲁庄、鲁文等,是马华著名作家、编辑以及出版人,于1965年成立的!
画廊是马来西亚历史最悠久的私人画廊,也是第一家经营中国字画的画廊!
当初姚拓只经营中国书画…到了1988年,其子入行后,慢慢扩充营业范围,开始经营起油画,水彩及古董.其子个人有收藏爱好–特别是本地的原住民艺术….当初一股脑的买进,只因为喜欢,并没怎么考虑市场销路问题.
的确, 原始艺术在本地实在属于冷门中之冷门,除了少数洋人懂得欣赏外,本地人别说欣赏了,甚至连送给他们恐怕也没几个想要呢! 就这样,其子慢慢累积,一转眼就快二十年了.
收藏品也多到店里摆不下,唯有堆仓库了.但是,就像位天生丽质难自弃的美女心态一样,業主觉得拥有的收藏品若存在仓库里实在很糟蹋.无奈店里要做生意,真的两为其难.    
在偶然的情况下,他們打听到在吉隆坡家喻户晓的手工艺品中心<中央艺术坊>的后头ANNEXE BUILDING要重建为多元艺术中心,便把文物馆的理念推销给他们,结果一拍即合,决定把三分一空间摆放我私人收藏,另外空间的展示品则要做买卖的….
文物馆,包括了古董(ANTIQUE),以及文物(ARTEFACT).
古董与文物有时会有重叠性. 但大致上来说,古董是有艺术价值的,文物一般是有历史价值但没有观赏价值的旧物.
大凡艺术品,古董或文物收藏品众多.大则十几尺高的图腾(TOTEM POLE),小则尾指般大小的雕刻.从材质上来分类,以木料为主,其他有骨料,牙料,布料,石料,玻璃料,陶土料,金属料(金,银,铁,铜等),还有其他少数混合料等等,大大小小应该几百件.
从区域来分,主要是东马,即婆罗洲的文物为主,而印尼的苏门答腊文物次之.
经营买卖范围来说就广多了,包括本地及印尼的马来文物,娘惹文物, 泰国,缅甸,中南半岛各国,上至中国云南,广西,贵州,四川,湖南,西藏的少数民族及汉人的民俗民间文物均有涉及,数量以千计.
我们国家的少数民族被忽略,甚至被遗忘. 他们的文化,包括宗教信仰,已经断层.即使是他们的艺术品,包括文物,都没有被正视.
除了砂朥越州首府的古晋博物馆有收藏之外,西马的博物馆的陈列甚至远远比不上「集珍庄」私人收藏.
东马的古董店卖出的东西实在不少,但十之八九都卖到国外去,包括外国的私人及博物馆收藏.这是国家的巨大损失.

开私人文物馆,目的与意义如下:
1) 收藏与保护本土少数民族文物
2) 开创首家本区域民族文物馆
3) 透过文物艺术的教化,试图拉近东西马人的鸿沟
4) 给后人提供一个研究本地少数民族文化艺术的平台
5) 提倡另类艺术,开阔艺术视野
6) 给吉隆坡增加多一个文化景点
7) 回馈社会,替本地艺术作出贡献
8) 打造名声,名留千古
9) 精神追求, 藉此认识更多志同道合者,抛砖引玉,激起本地人的爱好与收藏
10) 希望有朝一日,真正打造一个像样的民族文物馆.

「集珍庄」画廊(ART HOUSE GALLERY),創辦人,原名姚天平,又名姚匡,另署姚拓、张兆、鲁庄、鲁文等,是马华著名作家、编辑以及出版人。
1922年11月9日出生於中国河南省巩义市桑林镇的鲁庄。父亲姚锡麟(1861-1939)是位农夫,亦是商人,由於勤俭,晚年拥有一百多亩田地。母亲张玲(1883-1945)另育三男一女,姚拓排行最小。
姚拓五岁进私塾。九岁时进入他三哥与友人合办的"初级小学"读完四年级。然后陆续在另个村镇的高级小学、他二哥开办的学校读书。十二岁时重进私塾跟随李巨卿老师研读古文,扎稳了中文根基,对日后当编辑起了巨大作用。
中日战争正式爆发时,十五岁的姚拓读了半年的县立师范学校。1938年夏天投奔湖南的长沙宪兵团不成功。1939年,姚拓在媒妁牵引下,迎娶乡村少女李玉淑(1918-1986),育有一女花开(1947诞生)。他父亲在冬天时逝世。
1940年农历新年后,到洛阳的西宫军营去投考"入伍生团",被分发到陕西的汉中"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步兵科"接受不到两年的军校教育。
1941年末,军校第17期步科毕业。1942年,随分校主任钟彬军长到昆明的71军87师260团2营6连报到当少尉排长,展开最艰苦的军战生涯,足迹由河南到汉中,由汉中到云南、中缅边境、山东、到东北 。
1944年,姚拓任中尉副连长,参加远征军滇西反攻之役。同年6月23日,姚拓在云南龙陵与日寇争夺战中左脚负伤,被援军送到后方医院疗伤。一个多月年后升为连长。
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时,姚拓随军驻扎在云南西南部的保山,职务是上尉连长,保卫保山机场。8月底,他联络上家乡。9月底辞职后获知母亲逝世。投家奔丧后,由於家境窘促,国共内战,姚拓投靠河北的表哥。两个月后在山东某司令部暂任参谋职。
1948年春天,他从河南开封,被张遐昌调到辽宁渖阳,担任东北战区司令部警卫团的少校团附。11月2日,共军占领了渖阳。姚拓与友人缴械后,被解放到辽西,接受「解放教育」。1949年6月返回家乡,决定放弃军人生活。
这段近十年的军人生涯,在他日后的创作中,扮演著吃重的角色,是他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岁月。少年及早期青年军旅生活占去了他人生最重要的成长时期,之后也成为他笔下最常见的背景、内容、思考启发点与记忆。
返家不足两个月,他姐姐与姐夫卖掉仅有的两捆棉纱当火车票钱,让他投奔南京三哥的香烟厂推销业务。
1950年香烟厂倒闭,与师友抵达香港,最后在荃湾找些零活铁工糊口。
1952年某日夜晚,他独自在小山上发觉每根花草的一生,都是一部奋斗史;人也要认真、充实地活下去。于是,他将姚天平的名字改成姚拓,意谓著重新开拓人生,过去的就让它死去。
1953年二月,阎起白先生邀请姚拓担任《中国学生周报》的校对员。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第二个转捩点,而这个转捩点深深的影响了马华文坛。
经过两个月努力工作与学习后,社长余德宽先生提升姚拓为编辑。
四个月后,姚拓成为了《中国学生周报》总编辑,与赵聪先生等编辑在周报上付出全副精神。当时,他初识了编辑部的大专生,甘美华小姐。
1954年,署名张兆的姚拓在友联出版了《历史故事三集》与《历史故事四集》。
1955年他与甘小姐经过自由恋爱后在周报大厅完婚。
同年3月,他与杰克、徐速、古梅、薛洛、岳骞、燕归来、左舜生、易君左、徐东滨、胡菊人和司马长风等廿多位作家学者,成立香港中国笔会。
1956年姚拓调职担任《大学生活》社长兼主编,读者是香港各大专院校的学生。在香港这段期间,他也开始参与对香港和星马华文教育有很深远影响的《友联活叶文选》的编辑工作。同年,甘美华女士生了姚蕗。
1957年2月,姚拓携带妻女南来新加坡担任《学生周报》主编,同时也参与《蕉风》 编辑工作。第一个儿子守稼在新加坡出生。
1959年,马来亚印务公司在吉隆坡成立,《学生周报》与《蕉风》也一起迁移吉隆坡。同年第二个儿子守穰诞生了。
1961年,姚拓与青年作家黄崖、马汉与慧适注册了新绿出版社,后来参与的成员包括梁园、陈孟、集文及端木虹等人,一共出版了七本"新绿丛书"。
1963年担任马来西亚友联出版社总编辑,《学生周报》社长及《蕉风》编辑委员会等职。
1965年姚拓创立了经常云集文人、书法家、画家的集珍庄画廊。
1970年,姚拓担任马来西亚文化事业有限公司总编辑。1975年,姚拓由编辑文学转至编辑教科书。他负责写作,编纂的中小学教科书,其中包括马来西亚中学《华文》课本(预备班至中五;1960-1986年) 、新加坡小学《华语》课本(一至六年级;1970-1980年) 、马来西亚国民型华文小学3M制《华语》、《数学》、《道德教育》、《人文与环境》(一至六年级;1980-1996年出版;现在仍然使用)、马来西亚师训学院《文学读本》四册(1985-1987年出版;现在仍然使用)、马来西亚玛拉学院《华语》读本(1985年出版;现在仍然使用)、马来西亚国民型小学《华语》读本(三至六年级;1983年出版) 、《友联活叶文选》640篇(1953-1970年编注;现在仍然使用),对海外华教贡献良多。
1975年,友联黎永振先生与姚拓三十位老友,创办了现今已有十多间连锁店的大人餐厅(注10) 。1977年5月15日,友联旗下公司出版了《少年乐园》,姚拓担任社长至八十年代停刊为止。
1982年,为了凝聚更大的力量,姚拓担任总编辑的马来亚出版社与泛马出版社、教育供应社、大马出版供应社及文化供应社五个出版商组成马联出版社,推举姚拓当总编辑,编辑出版的书籍俱由友联属下的马来亚印刷公司承印。1982年杪,姚拓参与雪兰莪中华大会堂主办的"马来西亚华文文学史料展览"工作委员会。
1986年,刘绍铭在德国举办国际研讨会时邀请姚拓主编《世界中文小说选》的马来西亚区短篇小说(五万字),此书籍由台北时报文化出版。当时马来西亚区除了姚拓本人,尚有李锦宗、梅淑贞协助选稿。
除此之外,姚拓与友人创办了「马来西亚书艺研究会」,1990年曾任会务顾问,亦参加过国际书法展。
1967年以来,姚拓也出任吉隆坡剧艺研究会顾问,期间担任过《汉丽宝》,马来西亚第一部歌剧的监制人、戏剧主任以及召集人之一。

Art House Gallery

Art House Gallery, at the Central Market art gallery, Kuala Lumpur, was founded by Mr. Yiu Hong, a well known Malaysian Chinese author, in 1970, making it the oldest existing private gallery in Malaysia.
His son stepped in in 1987. From one gallery back then, we have expanded into 3 separate galleries now, each specializing in different theme.
Their present location started operating in 1979, from initially 2 lots. they once broadened to 7 lots at our peak, but the ‘tomyam effect’ from the Asian financial crisis took its toll. Many galleries closed down, and they had to consolidate.
they were the first to bring in Chinese oil paintings in 1991, and the first to do Chinese watercolour in 1999.
The Art House Gallery Museum of Ethnic Arts is also the first privately owned mini-museum dedicated to our native art, and was opened on 2009, making another first in Malaysia, or even the entire South-east Asia!
They plan to showcase our native culture to not only West Malaysians (who are still very alien to this), but to foreign visitiors and tourists alike. And from the initial objective of concentrating only in their Borneo art, they have since diversified to widen our scope of interest to include the entire Indonesian archipelago, as we find the people of Borneo and the outer islands share the same ancestry and heritage.
They have been collecting native art for over 20 years. It is their sincere hope that, God willing, they will have another 30 years to continue collecting. By then, it will be the legacy of the founder, and his son, to give something back to this country, our beloved Malaysia.

Saturday, November 5, 2016

中央藝術坊內  My Little Borneo 

砂拉越土產和手工藝品專賣店

座落在吉隆坡中央藝術坊的"My Little Borneo"---砂拉越土產和手工藝品專賣店,售賣的產品確實與眾不同.
在吉隆坡著名夜市"茨廠街"(Petaling Street)鄰近的中央藝術坊(Pasar Seni),有一個非常別緻的英文原名--Central Market.
這里原來是一個市場,賣菜的地點.這是多年以前的事了.
1888年,中央市場開始在吉隆坡老街坊的生活中出現.据了解,這是當年吉隆坡甲必丹葉亞來所創建的一個"濕巴剎",一個賣魚,賣肉,賣菜的市場.市場稱為"濕",就表示這是售賣這類食品的地點,經常由於需要以水清洗,而呈現潮濕.
後期,露天市場開始由雨蓋所取代,並且逐漸改善.
上世紀80年代表(1980年期間),市場被他遷,原下這座建築物,馬來西亞遺產協會成功爭取將它保留下來,並逐步被提升為一個集文化,藝術,手工藝中心.
在這個中心內,來自馬來西亞各地的商販,將他們的產品向世界展示.
My Little Borneo",一間砂拉越土產和手工藝品專賣店也在這里設立.
這間据稱由砂拉越民都魯的燕窩商所開辦的專賣店,主要售賣品包括東革阿里草藥,燕窩,香茅,蘭姜,黃姜,黑胡椒等.同時也售賣各式砂拉越手工藝品,皮包和巴迪布,亞答糖,巴里奧高山鹽,婆羅洲咖啡等.

Central Market

Central Market Kuala Lumpur is a centre for Malaysian culture, art and craft located in the heart of the city. As a building with significant historical value Central Market Kuala Lumpur has come a long way from its early beginning as a wet market to a delightful destination for tourists, shoppers and art lovers.
Central Market began life as a wet market in 1888, built by Yap Ah Loy, the city’s Chinese Kapitan. It served as a prominent landmark in colonial and modern-day Kuala Lumpur. When the market continued to expand, a permanent structure was built to house all the vendors. By the 1930s the structure was further improvised to the current facade.
When the wet market was relocated in the 1980s, the Malaysian Heritage Society successfully petitioned against the demolition of the building. Through an allocation of RM9 million granted by the Federal Government, the building underwent another facelift and was transformed into a centre for Malaysian culture, arts and handicraft. The façade has remained unaltered to retain the charm of yesteryears.
On 15th April 1986, Melewar Leisure Sdn Bhd, a subsidiary of Kumpulan Melewar Berhad took ownership of the building to promote Malaysian culture through the sales of local art and craft products.
In 2004, the Kha Seng Group acquired this iconic building. Under the company Central Market Sdn Bhd, the building and its accompanying Annexe was transformed into an award-winning tourist attraction and shopping destination, without compromising their enduring significance as the centre of the nation’s culture, art and heritage.
Central Market Sdn Bhd invested RM10million in extensive upgrading work whilst making a conscious decision to maintain the market’s unique charm and character. Many positive changes were introduced including the initiation of zoned shopping areas and the upgrading of stalls and kiosks, thereby creating a net lettable area estimated at over 70,000 square feet of retail space.
Over the last 20 years, the tenants of Central Market have unreservedly contributed to the tourism industry by selling and promoting Malaysian arts and handicrafts and souvenirs to both the foreign tourists as well as local visitors. Hence Central Market has not only been promoting the Malaysian Culture, but has also created business opportunities for many deserving entrepreneurs.
Today, Central Market Kuala Lumpur is a must-visit destination offering visitors a unique shopping opportunity where they can relish not just a retail experience but also a heritage experience offering a wonderful visual treat and appreciation of Malaysia heritage and architecture in a glance as they step into its doors.
Under its stunning art-deco structure, you will find more than 300 shops featuring local handicrafts, textiles, souvenirs, collectibles and restaurants. With its distinctive Malaysian flavor, Central Market Kuala Lumpur offers an excellent place to showcase the true Malaysian culture and heritage values attracting both locals and foreign tourists to its doors.

Central Market Annexe

Central Market Kuala Lumpur’s emphasis on art is also evident with the transformation of Central Market Annexe to house a variety of eclectic art galleries. Located behind the main building, Central Market Annexe features an Illusion 3D Art Museum, an XD Motion Theater and the Central Market Art Lane, an art corner comprising of 10 unique studios that features exciting works of art by local artists. From contemporary art to caricature, architectural art, portraits of country premiers as well as a DIY batik workshop, the Art Lane retains a special charm offering art lovers an exciting and friendly place for both browsing and buying.

Kasturi Walk

Located alongside the main building is the newly transformed, pedestrianized and covered walkway, Kasturi Walk. Opened in 2011, Kasturi Walk boasts an al fresco ambiance featuring an exciting variety of stalls selling tantalizing local snacks and exquisite souvenirs.

(the above informations is taken from the website of the Central Market, at:
http://www.centralmarket.com.my/)




 vendors in the Central Market.中央市場內的商販.
 Central Market turned into Pasar Seni. 中央市場變身中央藝術坊.
artists annexed to the Central Market. 中央藝術坊的畫廊.